首页 > 军情24小时 >  正文

我军上等兵也能呼叫空中支援 随时联络歼10对地打击

2017-10-13 10:15:50 来源:新浪军事

  新浪军事编者:为了更好的为读者呈现多样军事内容,满足读者不同阅读需求,共同探讨国内国际战略动态,新浪军事独家推出《深度军情》版块,深度解读军事新闻背后的隐藏态势,立体呈现中国面临的复杂军事战略环境,欢迎关注。

  图注:歼-10B战机对地攻击武器包括火箭弹、激光制导炸弹和反辐射导弹。

  中国军迷对于美国陆军等外军最深刻的印象之一,恐怕就是只要在战斗中遇到难啃的硬骨头,就立马“电召”本方战机进行空中支援,一炸了事。在地面战斗中,能得到精确、及时、连续的空中支援,是各国陆军梦寐以求的事。对于解放军来说,呼叫空中支援曾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陆军一直对炮兵等地面火力支援力量的发展极度重视,被军迷笑称有“火力恐惧症”。不过,这一历史传统现在开始发生本质性改变,解放军陆军一名上等兵也能随时联络空军歼-10等战机,引导空中力量进行对地打击了。

  解放军报10月12日的文章《联战”体验:一名陆军士兵如何成为战机的“眼睛”?》,罕有地披露了第75集团军最近进行的一场陆空联合演习的细节。在演习中,一名陆军空中火力引导员成功引导空军歼击机4架次、陆航武装直升机2架次对地实施近距火力支援。

  图注:一名陆军空中火力引导员正在通过电台向空军战机通报目标数据。

  虽然军报发布的图片显示,歼-10A战机只是以机载火箭弹进行了对地面目标的打击,似乎离对地精确打击还有不少距离。但是熟悉我军保密原则的军迷都知道,军媒发布的图文信息一般都会有关键性过滤。而且,歼-10A战机可以投掷国产第一代、第二代500公斤级激光制导炸弹,歼-10B和歼-10C战机还扩展了发射鹰击-91反辐射导弹等精确对地打击弹药能力,早已是公开的信息。

  在这次演习中,陆军士兵不仅可以随时呼叫空中支援,更是实现了地空语音通、数据通、态势通、系统通。也就是说,地面火力引导员通过多种侦察设备准确锁定敌军目标后,可以将目标数据、战场态势等情报信息,通过语音、数据链等同步发送给空军飞行员。飞行员需要做的就是根据收到的数据和态势,设定好对地攻击进入航线,然后按下武器发射键。

  图注:解放军报发布的此次演习战机对地攻击照片。

  这些显著的变化,恰恰体现了解放军陆军在对陆空联合作战多年的摸索中,经历了从单一语音呼叫到数据链联通、从呼叫陆航武装直升机到呼叫空军战机加陆航武直的艰难转变。

  首先看语音呼叫向数据链联通的转变。“坐标××,高程(度)××……”这些会是陆军在地面语音呼叫时向空军飞行员传递的信息。然后飞行员得牢牢记住这些信息,并将其再次输入到战机的飞控、火控等系统,待机载系统接收数据后,才能生成进攻航线规划和武器选择方案。这一繁琐的过程显然费时费力,在战机稍纵即逝的战场是非常危险的。

  而且,万一飞行员听错,或者因紧张忘记了语音通报的信息,还得再次与地面引导员进行确认。此外,单纯语音通信也比较容易受到敌军干扰。所以,这一地空通信手段无论可靠性还是及时性都较差。

  图注:解放军陆军和空军战士一道使用数字语音通信电台。

  而这次演习出现了陆空协同电台等多种新型电台,以及陆航便携指挥终端等装备,使得地面人工、设备侦察数据可以通过数字化手段,在战机、武装直升机上以图像等多种方式呈现。飞行员不但能在接收地面数据后迅速开始攻击前准备,而且还能收到地面、空域立体式战场态势图像数据。

  从简单目标数据到整个战场态势信息传输的转变,使得空中支援与地面作战的配合更加有序和有效。而此前,解放军某旅在某次朱日和“跨越”系列红蓝对抗实兵演习中,正是因为地面引导员信息通报过于简单,只提供打击区域和目标信息,未规划空军战机进入时间、航路,结果导致红军在已占领“敌”山头阵地后,却“惨遭”己方战机临空打击,最终在对抗中功亏一篑。

  图注:朱日和“跨越”系列演习让解放军参演部队在和平时期最大限度认识了战争的残酷。

  其次看武装直升机对地支援向多种机型支援的转变。从2010年之后,解放军陆军部队开始试点训练陆空合同作战,迄今已经历了从单一军种内联合向跨军种联合,从呼叫直升机向召唤多种战机,从空中支援仅居从属地位向转变为参战主要力量,甚至是先导力量的转变。

  如果说在刚开始的试点阶段,解放军陆空联合作战还处于小学水平的话,那么现在,已经进入“小学升初中”的第一个关键期。从一个方面可以管窥这一重要变化。

  在试点时期,是由空军、陆航火力协调员协助陆军营级指挥员指挥、协调、引导临时配属空军、陆航力量参与火力打击。那时,解放军不但没有像美军那样设置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员(JTAC),统一协调指挥战场空域的空中力量以及对地攻击,甚至还将空中支援权限过高设置,只能由战役指挥官这样的“一把手”掌握。甚至在试点初期,营级指挥员能呼叫只有直-10、直-19这样的本军种飞行器,而没有空军战机。

  图注:解放军陆航武装直升机大量担负对地攻击任务,也只是近10年才开始的。

  现在,解放军陆军也出现了类似美军JTAC的专职空中火力引导员。这些引导员经过陆军内部选拔产生后,还要经过空军培训和近3个月的勤学苦练。虽然这一培训仍然带有临时性质,但已经是完成了从随机向专职,从协调向主导的转变。只是由于解放军的历史传统,空中火力引导员仍从陆军产生,而不像美军那样直接属于空军编制内成员。

  最后看空中支援力度的变化。在武装直升机单一支援时期,解放军陆军只能在确认敌军连步兵便携式防空导弹、高射炮等基本防空火力都被消灭后,才能呼叫武装直升机打击敌军坚固火力点,前沿指挥所等目标。其实此时就算没有空中支援,地面重型火力,比如自行火炮、反坦克导弹等也能胜任上述大部分任务。恰恰在战役打响的攻坚初期,由于敌军地面低空防空火力仍然密集,我军却得不到应有的空中支援。

  那么现在,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下,通过合成营内的专职空中火力引导员,空军歼-10、苏-30、飞豹等战机都能在进攻发起之前、进行之中就参战,在敌方防空火力较薄弱的中高空进行对地支援。

  图注:苏-30MKK战机拥有的多用途能力,使其在陆空联合作战中能发挥更大作用。

  总体来说,解放军目前的陆空联合作战能力已经过了起步阶段,迈入升级阶段。但与以美军为首的其他空中军事强国比,我军空中支援力量无论是作战指挥体系、训法战法,还是对地支援战机机型、对地攻击精确制导武器等,都有较大差距。

  如果说美军空中支援达到大学水平的话,解放军则处于一只脚迈入初中的水平。只是,解放军奋起追赶的速度却非常之快,并不会按部就班的一级级升上去,而是有着“跳级”的能力。只要方向对了,战略思想形成了,有雄厚工业制造基础支撑空中力量装备发展,相信解放军空中支援能力进入大学水平,在不久的将来就能达成。

作者: 编辑:未闻

推荐阅读

军事

国内

娱乐

国际

小狗淡定立山顶“迎战”飓风

黑猩猩临终前脸带大大微笑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