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情24小时 >  正文

又是一年新春来

2019-02-20 16:58:15 来源:解放军报

  又是一年新春来,作为一名在部队服役20多年的老兵,我在军营过了12个年。除了当兵和读军校,最让我难忘的是1995年的春节。

  记得那年除夕的下午,我陪同政委下部队。检查了3个分队后,政委决定去距离机关最远的一个哨所跟战士们一起过年。

  不承想,在距离哨所50多公里时,吉普车滑进了冰沟里。当时是夜里9点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和政委下车步行了40多分钟,才找到一个村屯,打电话通知了部队。

  等我们到达哨所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四十分。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已接近尾声,战士们看见政委来了,都高兴地跳了起来。

  也许是源于对部队的一种别样情怀和向往,转业到地方工作后,我又把儿子送去参军。

  每到春节,我就想起那年除夕晚上,哨所里围坐在餐桌前的10多名战士,也想起我的儿子。他军校毕业分配到云南昆明某部,后又转隶到滇南某边防旅,至今已经3年了。

  只有2017年春节,他休假时,我们一家人吃过一次年夜饭。记得他当时讲了很多话。

  他说,姥姥年岁大了,多保重身体,他不能像以前那样天天见到姥姥了。

  他说,妈妈和爸爸把他养大了,他却不能陪伴在我们身边,让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听了这些话,我觉得儿子经过部队的摔打,真的成熟了很多。

  85岁高龄的姥姥,望着面前被她一手带大的外孙子,总是反复说着一句话:“要经常回家看姥姥啊。”

  而他的妈妈早已背过身子,我也只能不停地点着头,实在忍不住了就端起酒杯,将泪水和酒一起倒进肚子里。

  吃着可口的年夜饭,一家人不时交谈着。儿子谈得最多的话题,还是云南的美丽风光、边境线上的云。

  他说,那些云总是飘不完,看着近在头顶,实际远在天边。

  他还说,他小时候喜欢东北家乡的冬天,可以在冰河上划木船,也可以在雪地里打雪仗。

  我想,能不能想办法把云南边境的云变成东北冬季的雪,再把东北冬季的雪融化成云南边境的云,让儿子能时时看到家乡的景色呢?

  常言道,自古忠孝难两全。我和家人们必须逼自己变得坚强。

  为了确定家乡到儿子部队的距离,我特地买来一张中国地图,挂在了办公室墙上。我又用红笔画上了一条直线,仔细地丈量了一下两地之间的距离,有近4020公里。

  真是好远的地方啊!去一趟真的不易。但我还是下定决心,准备近期去一趟云南。我打电话对儿子说:“等过了今年春节,我就休个假,咱们一家人在云南相聚吧。”

作者: 编辑:靳梦秋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