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要闻 >  正文

从军那年,最难忘母亲在空中定格的那双手……

2017-06-19 20:31:31 来源:“中国军网”微信公众号
母亲挥挥手与我告别,而我的军营梦正扬帆起航。

  母亲挥挥手与我告别,而我的军营梦正扬帆起航。

  难忘从军时

  ■李结义

  转眼间,我在军营即将待满8个年头,回想起8年前入伍时的情景,此时依然是喜上眉梢。

  好男儿就要去当兵。说起从军的初衷,离不开我兄长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五岁那年,兄长穿上崭新的绿军装,从我们县城里的武装部坐上大巴车,离开了家乡的这片黄土地。当时的我,唯一记住的就是兄长穿着绿色的军装离开我视线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一股莫名的酸楚。

  我上小学时,每当快过年的时候,乡镇上都会敲锣打鼓给我家送来兄长的喜报:优秀士兵、优秀士官、优秀党员、三等功、二等功……这一连串的荣誉贴满了我家里的一面墙。兄长成了我们村里当兵走出去最成功的一个。这也带动了我们村里热血青年的“参军热”。当然,我作为兄长最亲近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2008年底,我在济南的一所大学里读大二。同村一起读大学的“发小”告诉我大学就读期间可以报名参军,他是一个典型的“百事通”,对当时的各项政策都能及时跟进、了如指掌。

  “我们去学校驻地武装部报名吧!”发小的一句提醒,瞬间激起了我藏在心底的军营梦。报名、体检、填表,一通流程下来,“发小”因为眼睛不合格被刷了下来,而我幸运的通过了体检。就在此时,我们学校正在安排毕业实习单位,而武装部又迟迟没有通知我正式被批准入伍。抱着一份失落,我回到了我们县城的一所医院实习,本以为从军的事情就此搁浅。临近入伍,我接到了学校驻地武装部的电话,武装部的一名工作人员通知我要连夜坐车到济南,当我连夜坐车到济南时,那批新兵已经登上了开往新疆的列车。我的第一次从军梦,就这样破灭了。

  我又回到了家乡的医院,继续着我的实习生涯。直至毕业,我到了我们县城的一所职业中专担任文化课教师。当家乡的大街小巷又一次大幅宣传参军时,我毫不犹豫的来到武装部,填写了报名表。同事、同学都来劝我,“都有一份工作了,干嘛还要去当兵呀?”可那时的我觉得没经历过军营的历练,总感觉人生缺少了点什么!后来,我在他们的一片质疑声中,领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套迷彩服。

  抱着那套崭新的迷彩服,我在心里暗自高兴了很久。因为在我看来“参军报国,无上光荣。”这不是一句宣传语,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更是每个适龄青年的责任和义务。

  兄长得知我选择了参军入伍的,第一时间请假回家送我,他拿着他挚爱的相机给我拍下了多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那时,我也像兄长一样坐上了宽敞的大巴车,透过车窗远远地看见母亲向我挥动着手臂,我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装作无比坚强,其实内心的不舍只有自己知道。母亲那双定格在空中的手,成了我从军多年挥之不去的牵挂……

作者当年参军入伍时的照片(左二为作者)

  母亲的手在空中定格,而我的军营梦想正扬帆起航。那时大巴车上的我远远地看见兄长正拿着单反相机朝我所在的方向聚焦,那时的我心想:日后,我也要向兄长一样将荣誉贴满家中的一面墙。

  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奋斗的经历是以后用来回忆的。从军这8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与新闻报道打交道,从当初的不太会写新闻稿件,到如今能熟练掌握,我在新闻报道的道路上找到了成就感。也许这份成就感在别人看来不值一提,但却是我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精彩。

  现在回想起我的两次报名参军的经历也是别有一番滋味。这8年,我从一个“愣头小子”,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武警战士,到现在也算是一名合格的部队新闻报道员,回首这8年,我只想说一句:我无悔!

作者:李结义 编辑:新语

推荐阅读

军事

国内

娱乐

国际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