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要闻 >  正文

难忘架设电线的日子(建军90年·老兵来信)

2017-09-10 06:07: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1965年7月,我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到1969年4月退伍。这些年,时常回想起往事。

  我出身工人家庭,从小受到爱党爱国教育,一心想报效国家。到军队431通信学校学习那年我才16岁,每天5时30分起床,10分钟后以区队为单位,背背包、扛长枪,负重15公斤,跑步10公里,早操后,已汗流满面、浑身湿透,尽管这样,我也从不会叫苦叫累。军校学习,白天上课分政治和专业两大类,晚上读报、讲评。专业课主要是训练通讯操作和维修技术,政治课是讲毛泽东思想,军事艺术,我军的历史、传统、军规军纪,英雄人物故事。这样的教育持续了一年多。

  1966年10月,到广西南宁军师级后勤部队机关后,我分在警通连。在连队,工作起来每天不分昼夜, 24小时三个班轮流转, 每天“滴滴答答”的电报声,在浩瀚的短波频谱信号中,服务着空、海军、工程、铁道、炮兵以及后勤医院、兵站、仓库等几十个团级以上单位的粮食、弹药等分配和供应,传送着部队首脑机关的电报指示。

  1967年5月,听说部队要架设一条桂林到兴安的军用电话线路,我向指导员提出申请并得到了许可。桂兴军用线路,长70多公里,沿路有高山、河流、农田、水塘、滩涂,要跨越200米宽的湘江大河,靠人工把8米长的木杆一根一根、50公斤重的铜线一段一段架设上去。

  5月的广西,骄阳似火,时有阵雨。我每天跟着线路班战士挖洞,抬电杆、竖电杆;电杆竖好后,要背100斤的铜包钢线,沿着杆路一圈一圈放过去,举起来绑扎。背线活在平路不算难,但要经过农田、高山、河流、崎岖的山路,还要逢山过山,涉齐腰深的水,就难上加难。每天背线除了一身汗水,满裤泥浆外,还要面对太阳的暴晒,蚂蟥叮咬、蛇的侵袭。每放一捆线,总要脱去衣服裤子,拔除钻在身上的十几条吸血的蚂蟥,拧干衣服上的汗水,然后又继续前进。70公里70天的任务,全排15人60天完成竖杆1400根,放线700捆的工作。两个月下来,我脱了好几层皮,脸是黑黢黢的。

  1967年11月,前线有一位台长路上遇到敌机,车上装满的油箱倒下压伤了腿,不能工作。我报名要求到前线参战,接替工作。这年,我从南宁到凭祥,再到某国犹龙县,600多公里的路上,沿途经过坑坑洼洼公路,那天走了11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支队30分队设在600米高山洞里的基站。当晚我就开始工作。这里没电,照明靠煤油灯,联络用电靠人工手摇发电。漆黑的夜晚,我们三人相互配合,很快和上级取得了联系,收到上级发来前线的500多字首份电报。

  为防敌机轰炸,联络工作安排在晚上。白天,我们还要打柴。记得每次打柴,我和站里同志一起,沿着崎岖山路,避开树上山蚂蟥,走进当地山民焚烧过的山林,砍上180来斤重的柴火,挑回食堂。就这样,我和战友们奋战了一年多。我经受住了考验,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

  《 人民日报 》( 2017年09月10日 08 版)

作者:曾宪章 编辑:张欠欠

推荐阅读

军事

国内

娱乐

国际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
×